联大发言 奥巴马在国际事务上态度转变

纽约(记者:乌斯曼·沙米)联合国大会第71届大会的一般性辩论已经拉开帷幕,各成员国领导人或者其外事代表针对各种全球问题展开讨论。该辩论性发言将一直持续到9月26日。第一天的一般性辩论上,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演讲收到了最多的呼声。而且本次演讲也将成为是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的最后一次联大演讲。

在他的演讲中,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了对包括叙利亚危机在内的一些国际问题的观点。

在去年的联大上,奥巴马称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 – assad)应该立即下台。这番言论被认为是对当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相关言论的回应。那时,普京称试图推翻阿萨德政权是一个可怕错误。

而在今年联大上,普京将不会出席相关会议,而是委派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代表他在联大上发表演讲。奥巴马这次虽然出席,但他的一些立场发生了改变:奥巴马表示,应该利用外交对话而不是战争来解决叙利亚问题。他还承认,教派冲突和极端主义无法立即从中东地区根除。

这次演讲,奥巴马也间接承认了美国无法在俄罗斯军队大力协助叙政府对抗反对派和伊斯兰国的情况下,推翻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 – assad)政权的事实。

奥巴马这种态度的变化一定程度上暗示了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战略失误。与此同时,俄美之间的叙利亚和平停战协议也在叙利亚部队遭联军战机轰炸后几尽流产。

此次演讲中,这位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也抨击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关于沿墨西哥边境建围墙,用来检查非法移民的想法。奥巴马表示,“世界太小了,不是简单地建一堵墙,就可以阻止其他人影响我们自己的社会”。

在他最后的联大演讲中,奥巴马还坦诚地承认了巴以冲突的存在。这可能是联合国大会历史上,美国首位在任期内坦诚承认以色列占领事件的总统。奥巴马呼吁巴勒斯坦人放弃暴力,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同时,他也呼吁以色列领导人承认他们自己不能永守占领区的事实。

但值得一提的是,奥巴马这种在以色列问题上的态度突变似乎仅仅存在于这份声明当中。因为奥巴马这八年的任期是他唯一可以改善巴以冲突的机会,但他没有采取任何切实具体的行动来解决冲突。

奥巴马还警示世界领导人,全球化造成的国际问题已经逐渐显现,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及时解决,世界各国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他表示,就是基于这一原则,他的政府在推动与古巴和缅甸等国关系正常化问题上做出了极大的努力。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同一天的纽约日程则没那么繁忙。他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进行了单独会面。并出席了旨在解决难民问题的领导人峰会,且在会上发表了演讲。

谢里夫总理还将在当地时间十二三点在联大会议上发表演讲,呼吁世界关注印度在印控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所犯下的暴行。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外事官都在急切地等待着他的这次演讲。

除了联大会议,美国还发生了另一起与巴基斯坦有关的事件。周一晚上,执法机构确认纽约爆炸案嫌疑人身份。疑犯名为艾哈迈德·汗·拉哈密(Ahmad Khan Rahami),阿富汗裔美国人。

根据安全官员报告,疑犯妻子来自巴基斯坦奎达市。拉哈密在几年前与其在巴基斯坦相识并结婚。据美国媒体报道,其妻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被捕,被捕前她曾飞抵过巴基斯坦。执法机构没有透露其妻子的具体身份信息。

疑犯拉哈密的邻居告诉新闻记者,拉哈密曾在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居住了一年左右。其返回美国时,已然成为一名十分虔诚的宗教分子。

就目前而言,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是因为前往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原因而激进化的。但这对巴基斯坦而言,仍然是个坏消息。这次袭击案刚好发生在美国的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而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一直在利用类似事件做文章,为自己的伊斯兰教言论寻求支持。

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比起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更靠近总统宝座。

责任编辑: 王博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