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四维:中国是朋友,印度是亲戚——南亚小国如是说

5月中旬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在一定意义上说,是对中国与相关地区国家的外交关系和经贸关系的一次大检阅。在南亚地区,除印度抵制、不丹尚未与中国建交自然不会参加外,其他国家悉数与会:巴基斯坦谢里夫总理率由四省首席部长、五位联邦部长和一名外交顾问组成的庞大代表团,斯里兰卡维克拉马辛哈总理率团,尼泊尔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马哈拉率团,孟加拉国工业部长等三位部长与会,阿富汗商业及工业部长以及马尔代夫经济发展部长与会。这是一张相当不错的成绩单。

进入21世纪以来,南亚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版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9.11”后,美国发起阿富汗反恐战争,美军事力量一举进入南亚,成为影响南亚国际关系的一个关键角色。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在这十几年里悄悄扩大在南亚的经济存在,为中国政治影响进入南亚构建了一个平台。

在2000年,中国与印度的双边贸易额仅29亿美元,到2011年就突破700亿美元大关,11年里增加近25倍。还是在2000年,中国与印度以外的南亚七国的贸易总额是28亿美元,同年,印度与同样这些国家的贸易总额是24亿美元,两者相差不大;但到2016年,中国的这个数目是405亿美元,而印度是219亿美元,中国超过印度几乎一倍。

南亚曾是印度的“后院”。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印方全胜,巴基斯坦被肢解,印度在南亚的地位如日中天,大有为所欲为的架势。1975年,印度在恒河流向孟加拉国边境不远处建成一大坝,将河水引入印度的加尔各答港冲刷淤泥,结果造成下游水荒,孟加拉国大片土地盐碱化。上世纪70年代,印度南方的泰米尔政党竭力支持斯里兰卡泰米尔人建立独立的“泰米尔家园”,而后发展到印度政府向斯泰米尔叛乱武装“猛虎组织”提供资金、武器和训练,结果使斯陷入长期动乱。1988年,应马尔代夫总统的请求,印度出兵干预,迅速平息了马国的一场军事政变。1989年,印度因尼泊尔从中国进口武器而大动肝火,对尼实施了长达14个月的禁运,最终迫使尼泊尔低头。

现在,印度在南亚“一手遮天”已成为历史,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影响开始进入南亚。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公司一字摆开吉大港、瓜达尔港、汉班托塔港和科伦坡港的工程建设项目,一个颇为蛊惑人心的“珍珠链”理论应运而生。印度的战略分析家们对这个理论如获至宝,坚信中国正在实施“包围印度”的大战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度抵制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除了中巴经济走廊涉及印巴之间有争议领土“巴控克区”、印度必须声明其主权立场这一因素外,印度政界和学界的主流看法是,“一带一路”将极大扩展中国对南亚中小国家的影响力,这有损印度的地缘政治利益。

“中进印退”的大趋势

最近十几年来,中国与南亚诸小国的关系提升了一个台阶。以中国与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尼泊尔三国关系为例,可以看出这个过程是自然的、互利的、共赢的。

中国与孟加拉国关系的大发展起步于贸易。近一、二十年来,孟大力发展服装加工业,成衣出口成为其支柱产业。而恰在这个领域中国曾是强者,孟从中国大量进口各种服装原材料。从2005年起,中国成为孟最大贸易伙伴国,目前双边贸易额达100亿美元。

从2002年起,中国向孟出售武器,现在是孟最大的武器供应国。据斯德歌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15年统计,自2010年起,中国向孟提供了5艘巡逻艇,2艘护卫舰,44辆坦克,16架战斗机,以及一批地空和反舰导弹。2013年孟向中国订购两艘明级潜艇,现已在孟海军服役。

2016年10月习主席访孟,双方同意把两国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孟方赞赏“一带一路”,同意对接两国发展战略,并将在吉大港建中国工业园区。

近些年来中国与斯里兰卡关系大发展之基石是,中国大力支持斯维护其主权和领土完整。依靠中国提供的武器,斯政府军在2009年击溃“猛虎组织”,结束了持续二十多年的内战。而后中国又支持斯里兰卡顶住西方在所谓人权问题上对斯的制裁。

同时,中斯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有很大进展,汉班托塔港、科伦坡南港集装箱码头、科伦坡机场高速公路等一批重要项目的建成,标志着斯里兰卡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的特殊地位。虽然2015年1月斯总统选举产生了有明显亲印倾向的新政府,中斯合作的一些大项目一时受挫,但中斯经济合作的大趋势已难扭转。中资公司投资14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在经受了一系列审查后仍得以恢复,另一个重大新项目——汉班托塔中斯工业园区已正式启动。

中斯贸易与中国公司在斯大型项目同步增长。在2000年,中斯双边贸易额仅4.6亿美元,而到了2016年增加到45.6亿美元,十几年间增加了10倍。重要的是,虽然斯里兰卡与印度近在咫尺,而且双方还有自贸安排,但2016年中斯贸易已超过印斯贸易,中国成为斯里兰卡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和进口来源国。

尼泊尔与中国关系的进展往往与尼泊尔与印度的关系受挫相联系。2015年夏至2016年初,印度因尼泊尔国内族群纷争,认为印度利益受到伤害,借机对尼实施长达四个多月的禁运。尼不得不向中国求救。中方向尼赠送了1000吨(130万公升)汽油,以缓解其燃眉之急。这也是历史上中方首次向尼泊尔供油。

2016年3月尼泊尔总理奥利访华,早已在酝酿之中的青藏铁路延伸至尼泊尔的设想成为急迫议题,双方就此签订协议。2017年3月,普拉昌达总理访华,表示奥利访华期间与中方签订的协议将得到执行。他回国后,就在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召开前夕,中尼签订了“一带一路”的框架性协议。

好事多磨,估计中尼铁路的兴建还会有某些曲折。但建设这条铁路的物质、技术条件已经具备,尼方也确有需求,大趋势已相当明朗。这条铁路一旦建成,将是历史上第一条跨越喜马拉雅的大通道,其意义之深远自不待言。

回顾这十几年中印在南亚的角力,不难看出,在贸易领域,由于中国商品价廉物美,印度竞争不过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由于中国政府资金实力雄厚,中国企业执行能力强大,印度也竞争不过中国。因此可以说,在经济领域,南亚出现一个“中进印退”的大趋势。

印度仍居南亚中心地位

然而,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中国在经济领域的进取并不能动摇印度作为地区中心国家的地位。印度在南亚处于地理上的中心位置,从2000多年前的孔雀王朝到近代的莫卧儿王朝,甚至到英属印度时期,印度一直是这个地区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南亚中小国家各民族与印度血脉相融,历史相连,宗教相通,文化相映,有的甚至同文同种。因此可以说,中国与南亚诸小国的关系是“外来的”,主要在经济方面;而印度与其南亚周边国家的关系是“内生的”,涵盖各个领域。

斯里兰卡2015年举行总统大选时,力挺斯中友好的前总统拉贾帕克萨讲了这样一句至理名言:“中国是朋友,印度是亲戚”。以此去观察中印两国与南亚小国的关系,似有一种豁然透亮的感觉。

印度对其周边邻国的关系一贯非常重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印度前总理古杰拉尔提出印度对南亚中小国家要实行“多予少取”的政策,一时被誉为“古杰拉尔主义”。2014年5月,莫迪总理一上台就提出“邻国第一”的政策。在他精心策划下,新德里上演了一场所有南亚国家的领导人都前来参加他的就职典礼的大戏,凸显印度在南亚的政治中心地位。2015年6月,印度与孟加拉国、不丹以及尼泊尔达成四国交通协议,在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方面迈出了开创性的一步。近年来,印度与不丹、尼泊尔、孟加拉国以及斯里兰卡的跨境输电网络发展很快。今年5月初,印度发射一颗被称之为“南亚卫星”的通讯卫星,向南亚其他六国(巴基斯坦没有参加该项目)提供免费服务,被印度舆论誉为“邻国第一”政策的杰作。

因此不难理解,面对中印两个大国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竞争,南亚小国从其自身利益出发,必然采取平衡政策,避免一边倒;尤其在安全事务方面,由地理位置所决定,南亚小国往往不得不重视印方的关切。

以孟加拉国为例。孟南面临海,另外三面陆地全部处于印度领土的包围之下,这种地理位置决定了孟必须处理好与印关系;而印度不安定的东北部与孟有漫长的边界,孟加拉国在安全领域的合作对印来说亦不可或缺。

近年来印孟关系连续有重大突破。双方解决了自孟加拉国一诞生就存在的陆地边界纠纷,完成了海上划界。通过签订四国交通协定,孟方向印方开放过境运输许可,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困扰印度多年的印东北部与其国土主体部分交通不畅的老大难问题。孟方还积极与印开展反恐合作,向印方遣送多批印越境武装分子。

在涉华领域,迫于印方压力,孟加拉国把商议多年的由中国公司开发索纳迪亚深水港的项目取消,取尔代之的是由日本公司在25公里之外开发马达尔巴里港。

再以斯里兰卡为例。斯里兰卡虽是岛国,但其与印度的距离之近,对印度安全关切之重要,以致印前国家安全顾问梅农说:斯里兰卡是停泊在离印度海岸14英里处的一艘航空母舰。

过去多年来印斯关系不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早先的国大党少数政府必须依靠南部泰米尔政党在议会的支持才能维持执政,因此在对斯里兰卡的政策上受到牵制,使得印度在斯政府军打击“猛虎组织”问题上态度暧昧。而莫迪政府是印人党执政的多数政府,在对斯政策方面完全摆脱了印国内政治的干扰,因而近年来印斯关系发展很快。

舆论普遍认为,斯里兰卡原总统拉贾帕克萨的败选下台,以及新政府上台后对中资项目的叫停和审查,背后肯定有印度因素。虽然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后来得以恢复,但斯方又把更具战略意义的亭可马里港石油储备项目交由印度公司来开发,其在中印之间搞平衡的用意十分明显。

最近,斯里兰卡明确表示不同意中国潜艇停靠其码头,应该说这是斯方照顾印方安全关切的集中体现。印方强调,根据1987年印斯“和平协定”,“亭可马里或斯里兰卡的任何其他港口将不得被任何国家用于有损印度利益的军事用途”。

印斯两国在海上安全领域的合作关系之深,可以说并不为中国学界广为知晓。今年1月,斯里兰卡海军司令维杰古纳拉特对印度媒体说:斯印两国海军关系极为密切,斯海军90%的训练项目都是在印海军指导下进行的,双方关系犹如师生。他表示,斯政府决不会使印度的安全利益受损。他还谈及,印度、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三国建立了海上安全合作机制,斯、马两小国受到印度的关照。

另以尼泊尔为例。尼是夹在中国和印度两国之间的一个内陆小国,北边通过喜马拉雅山脉与中国的青藏高原相连,南边与印度的恒河平原接壤。这种地理位置决定了,从印度通过15个口岸(相对比,中尼边境只有两个口岸)向尼运送石油和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无疑是尼泊尔的生命线。尼方对印方的这种无可选择的依赖,即便今后中尼铁路开通,也不可能根本改观。

尽管中尼关系已获得长足进展,但与尼印关系相比较,无论在广度还是深度上,两者都不可同日而语。从政治方面看,尼泊尔的各派政治势力都或深或浅地与印度保持某种联系,受其一定影响。尼当代史上历次重大政治变革都与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尼目前的政治架构就是在印度的斡旋之下,尼七党联盟与尼共毛派于2005年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秘密签订“十二点共识”的结果。

从历史文化角度看,尼印宗教相通,印度教曾是尼泊尔王国的国教。从人员往来看,由于实行开放边界(双方出入境无需护照和签证)以及双方人员都可在对方国家就业、经商、置产,人口仅3000万的尼泊尔就有800万人移民印度谋求生计。

从经贸关系看,2000年尼泊尔与印度的双边贸易额是4亿美元,与中国的是2亿美元;到2016年,尼印贸易上升到58亿美元,但尼中的数额仅只有9亿美元。近年来对印贸易大幅度超过对华贸易的,在南亚仅尼泊尔一国。

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领导人在会见尼泊尔领导人时,不止一次表示希望尼搞好与印关系。同样,如果尼泊尔的外交次序是“印度第一,中国第二”,我们应该也可体谅。

长期以来,中国的南亚政策一直重点关注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其他南亚小国基本没有位置。在冷战时期,中国的南亚政策是联手巴美、遏制印苏;冷战后,中国逐步建立起“以印度为重点、以巴基斯坦为支点”的并行政策。现在,随着中国与南亚小国的关系深入发展,尤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一些小国也可以成为“节点国家”,中国十分需要明确的对待南亚小国的政策。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国对南亚小国的政策,除其他外,还应包含这样的内容:不求其在中印之间选边亲我,但求其在中印之间促进双通,最终实现三方共赢。

此文由《世界知识》杂志2017年第14期首发,此版本略有修订。

欢迎转发!

责任编辑: 张维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