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奇环形铁路重建项目再次面临搁置困局

本文转自中巴走廊风险管理平台

卡拉奇环形铁路重建项目原本预计在2020年九月前完成,却因为财政问题和缺乏中央政府的支持一再被搁置。

大型公共交通项目可以为数百万乘客提供服务,并消除城市道路拥堵。但由于卡拉奇环形铁路(KCR)重建项目遭遇各种阻碍,卡拉奇(Karachiites)的城市交通发展将会变得越来越艰难。

信德省的领导层指责联邦政府为了政治目的故意阻挠卡拉奇环形铁路现代化改造项目的进展。信德经济团队的一位关键成员在谈论卡拉奇环形铁路时将其与在拉合尔实施的橙线地铁列车项目相比较,并表示:“旁遮普所占据的不仅是国家的资源,而且是未来的机会。这种看法并不是一种想象的方式,而是现实。”他同时也提到:“中巴经济走廊(CPEC)的未来取决于各个省份公平的利益分配。”

从联邦政府对卡拉奇环形铁路项目提出的要求或建议看来,可以明显看出伊斯兰堡的意图,就是让信德省直接放弃这个项目。

在没有明确指示信德省政府终止卡拉奇环形铁路项目的情况下,联邦政府有关部门采用了拖延的老手段。一位与该项目有关的高级官员说:“他们正在重新解决已经解决的问题,故意拖延时间。”

最近有传言说,中国为这个项目筹资了20亿美元资金不会在近期内到位。信德已被建议尽快寻求其他的资金来源。 信德省政府还被要求为卡拉奇环形铁路项目的投资者在经济协调委员会(ECC)提供担保。

信德省政府最近驳回了来自伊斯兰堡的信件,他们提出:经济协调委员会超出了省政府的管辖范围,如果有关KCR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那么相关的联邦部委有责任在经济决策论坛上提出。

信德省首席经济学家Naeem Zafar博士说:“联邦政府最初支持该项目的重建,将其置于CPEC的旗舰项目之下,但是现在它却已经掉头了。巴基斯坦铁路公司从未对该项目热心过,他们不愿按照政府的指示行事,交出对卡拉奇城市运输公司的控制权,也不愿把车站上的土地转交给信德省政府。”

他还表示:“巴基斯坦铁路公司在处理有争议的问题时完全没有灵活性,并以不切实际的要求为条件。”

然而,铁道部部长Khawaja Saad Rafique否认了这种看法并指责其毫无根据。Rafique先生在他的拉合尔秘书处转达黎明报的回应中表示,他也希望项目尽快启动,并表示:“我小时候曾在卡拉奇的一辆电车上旅行过。卡拉奇人民应该得到改善的交通设施。巴基斯坦铁路公司将会全力支持其执行已经晚了30年的卡拉奇环形铁路项目。”

但是同时,信德省政府的一些资深消息人士也分享了正式的通信来证明他们的担忧。

一名从拉合尔返回的省政府秘书评论说,巴基斯坦铁路公司曾在开始前十一个小时内取消了与KCR有关的会议:“在省政府的多次提醒后,KCR项目仍进展缓慢。我们担心联邦政府正在寻找一个借口来终止这个项目,并把责任推给信德省。

2018年1月1日,黎明报见到了一份来自财务部的信件,上面提到希望信德省政府在所有相关论坛已经批准的情况下,给经济协调委员会(ECC)提交主权担保的批准摘要。

关于卡拉奇环形铁路项目的财政拨款,经济事务部门在2017年12月份发出过一封信函,将KCR的资金与下一个与中国的框架协议安排在一起。信函中还提到经济事务部门对资金的模式还不清楚。

但是,巴基斯坦内政部长Ahcan Iqbal,同时也是CPEC项目的负责人,他告诉黎明报,他并不知道最近有来自财政部和经济部的信函。CPEC项目总监兼协调员Hassan Dawood Butt没有回应这个消息,也没有接电话。

一些企图征求财政部门意见的尝试也被证明是徒劳的,因为它们的最高层正在进行调整。1月11日刚上任的财务秘书长阿里夫·艾哈迈德·汗(Arif Ahmed Khan)正忙着安顿下来,以便在这个棘手的问题上腾出时间或表达意见。而即将卸任的官员拒绝发表评论。

信德政府的长官说,他们有信心在中国的支持下,将这个拖延了很久的大项目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完成。然而,随着伊斯兰堡态度的变化,让中国为KCR提供资金和资源将变得困难。

一位对此事十分关心的市民说:“联邦政府目前的立场是非常令人反感的,这将扩大信德和旁遮普之间的嫌隙。卡拉奇的规模以及为国内生产总值和政府财政做出的贡献是拉合尔的两倍,卡拉奇应该得到回报。而现实不仅没有如此,伊斯兰堡还倾向于趁机抢夺卡拉奇因疏忽而面临瘫痪的公共交通系统。”

在过去数十年中建设KCR的专家也对此事感到失望,一位城市发展专家说:“过去这个项目已经经过多次讨论和辩论,但从来没有这么接近实现过。被纳入CPEC之后,我们认为KCR终于可以实现了,但我们还是错了。”

巴基斯坦人民党的官员表示,联邦政府没有看到KCR为执政党产生政治资本利益:“执政党并不认为卡拉奇是其选区,并决定利用其在中国的杠杆作用,为旁遮普省项目筹集资金,也为了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赢得该选区的票数。”

责任编辑: 王怡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