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历史专题】黑暗降临:专制化的伊斯兰

在巴基斯坦的众多统治者中,有一个人永远的改变了巴基斯坦。他就是军事独裁者——默罕默德.齐亚.哈克将军。在他六十多年的人生中,有太多具有争议且充满矛盾的标签。一方面,在他执政期间,巴基斯坦经济有了较大的发展,国民经济平均增长率为6.3%,年人均收入达390美元,居南亚各国之首;另一方面,他却又是一位靠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政府自立为王,有着不光彩上位背景的人。并且,其在位期间严苛的政治、军事、媒体管制,以及社会穆斯林化,使得大部分巴基斯坦人对他敢怒不敢言,并将他执政的十一年(1977-1988)称为历史上的“黑暗时代”。

【叛徒】、【暴君】、【伟大领袖】,究竟哪一个才是他真正的模样?而他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才可以如此毁誉参半备受争议,让巴基斯坦人民对他这般心有余悸?

早期

1924年8月12日,穆罕默德·齐亚·哈克生于印度北方邦一个中下层的阿拉因(英属印度时期的小自耕农)家庭。从印度皇家军事学院毕业后,齐哈加入了英国军队,并参加了英印军在缅甸,马来西亚等地的战争。印巴分治后,他选择留在巴基斯坦,并在奎达担任指挥官和军校教官。此后分别于1965年、1971年参加了印巴战争。由于他在战争中出色的的指挥和沉着的表现,短短几年时间,他便快速晋升为准将。

就任总统前的齐亚·哈克

在阿里.布托执政时期,由于齐亚·哈克的出身清白,为人忠于职守、服从上级,很快便得到布托的信任,此后他一路平步青云,连升数级,成为布托身边最得宠的亲信。

1977年1月,总统布托自认政绩卓著,局势稳定,形势对他继续执政十分有利,决定提前在3月举行全国大选。9个当时的反对党联合组成巴基斯坦联盟阵线,他们指出国内的许多问题,如收归国有的大多数企业没有利润,政府的挥霍浪费等等。但选举结果是布托再次获胜,他所代表的人民党在国民议会中获得绝对多数席位。反对党指责布托利用执政党的便利条件在选举中舞弊,并拒绝承认大选结果。由于两派相持不下,造成政治和社会动荡。全国各大城市和一些地方开始发生大规模的对抗和骚乱,使巴基斯坦经济和社会生活几乎陷于瘫痪。一瞬间,国内局势失去控制。

面对社会动荡乱局,布托并不害怕,他真正担心的是军方政变。为了控制军方,布托越级提拔了他眼中的“自己人”——齐亚·哈克担任陆军总参谋长。他期待依靠这位他宠信了数年的大将帮助他稳固政权。却不曾想,他的这一选择在不久后便将自己推入了死亡深渊。

政变

1977年7月4日,阿里·布托政府和反对党会谈失败。之后不到24小时内,巴基斯坦军方在齐亚·哈克的带领下于5日凌晨发动政变。布托被捕,齐亚自任军事管制首席执行官。在政变后,齐亚随即对全国人民发表了一场长达十四分钟,名为“伊斯兰战士”的演讲。演讲中,他声称这样做只是为了保卫民主和巴基斯坦的福祉,自己本人并没有任何政治野心,而且他将在三个月后离开他的首席军事管制执行官的职位。

阿里.布托 是毛泽东生前亲自接见的最后一位最高国家领导人

7月28日,布托在被关押20多天后获释。尽管在公众场合,齐亚都对布托表现出欢迎。但是,由于忌惮其在国内日益高涨的声望,齐亚开始采取各种手段组织布托政及其党再度当选。同年9月,齐亚以“国家伤害”的莫须有罪名逮捕布托,并于10月1日宣布取消大选。

与巴基斯坦一向交好的中国政府得知布托再次被捕后,多次试图营救,并数度派出大使前去会见。齐亚烦不胜烦,选择充耳不闻,闭门不见。不仅如此,美、英等西方大国也要求巴基斯坦军方能够公正对待布托。法国总统直接给齐亚·哈克写信,要求允许布托流亡国外,并表示愿为布托提供安全的避难之所。甚至连布托昔日的对手、印度总理甘地也发表声明,衷心支持布托,要求齐亚·哈克饶他一命。

然而,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齐亚·哈克反而认为,释放布托可能对自己的统治产生不良影响。对此,齐亚·哈克还就布托抱怨军政府逮捕人民党(布托政党)一事说:“有些反社会分子使百姓提心吊胆,我们把他叫作匪徒。人民党内不幸有许多匪徒,是匪徒就要抓。”于是军政府大肆逮捕人民党的要人,仅在1977年8月7日便有100多人被捕。此后,齐亚·哈克不仅镇压了布托的支持者,还驳回了布托的上诉。不久,在齐亚·哈克授意下,巴基斯坦最高法院以4:3的微弱多数票,决定以“谋杀未遂”的罪名处死布托。此后,巴基斯坦大部分民众,以及很多其他国家对齐亚·哈克持完全否定的态度,视之为暴君与罪徒。

自此,巴基斯坦文官统治时期结束,正式进入军事独裁时代。

独裁下的伊斯兰化

齐亚曾在“伊斯兰战士”的演讲中说:“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创立的巴基斯坦,只有在伊斯兰教的情况下才能继续生存下去。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伊斯兰教制度的引入是这个国家的必要条件”。

如果说齐亚在他长达的11年统治中给巴基斯坦带来的最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定是他对巴基斯坦文化的严重伊斯兰化。齐亚本人精通阿拉伯语,并能熟读《古兰经》与《圣训》,每天坚持五番拜功,是位极端保守的穆斯林。在他任期内,他大力推崇发展瓦哈比主义(伊斯兰教派中的极端主义宗教文化)。不仅给激进的伊斯兰逊尼派提供“国家赞助”,还大力打压什叶派。在他主持下,专门成立“伊斯兰体系委员会”,是政府制订方针政策的最高咨询机构。除国家正规的各级法院外,还成立“伊斯兰法院”,专门复审国家法院审理的案件,以监督司法部门不要背离伊斯兰教的原则。同时,齐亚政府还拟加速推行地方政权的伊斯兰化,进而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这种由专制独裁者所支持极端宗教化,直接导致了军队内部的极端伊斯兰主义支持者的崛起,成为巴基斯坦最强大的统治力量。

示众鞭刑成为齐亚极权统治时期的常见标记之一
示众鞭刑成为齐亚极权统治时期的常见标记之一

1979年2月发生的伊朗伊斯兰革命,给世界特别是巴基斯坦产生了不小的冲击。伊朗什叶派的重振旗鼓以及成功革命,无疑给在巴基斯坦备受打压和边缘化的什叶派不少信心。巴基斯坦什叶派开始在逊尼派的统治下进行反击战斗,抵抗“逊尼派化”,试图提升自身教派的政治存在感。为了得以继续在巴基斯坦将什叶派边缘化,齐亚不惜强势武力镇压,对什叶派政治活动的发出禁令,并通过对记者监禁和鞭刑来控制媒体舆论。试图稳固伊斯兰极端主义。一时间,国内弥漫着被禁言,暴力管制,武力镇压的恐惧,人人自危。在齐亚的独裁管控下,巴基斯坦开始向全世界输出伊斯兰圣战组织,并逐渐转变成为了一个极端保守的伊斯兰主义的国家。

人民的反抗

尽管巴基斯坦的经济在齐亚时代快速发展,但是人们的基本人权被极大程度的剥夺。宗教少数派,尤其是阿默教派,受到的损失最大。他们被归类为第三等的公民,所享权利少的可怜。更糟糕的是,由于外界环境对他们不利,他们甚至常常无法反抗。不仅如此,巴基斯坦的女性地位也急速下降。法律条款增加了对女性的惩罚性措施和自由限制,并模糊了强奸和通奸的区别。

民主恢复运动被武力镇压
妇女参与民主运动被逮捕

人们受够了军事独裁下毫无自由的生活。齐亚执政后期,人民对政府的暴力与强权愈发不满,分别于1983年和1986年爆发了“民主恢复运动”。运动中,不论是处于三等公民的宗教少数派,还是毫无权利可言的巴基斯坦妇女,纷纷联合起来,走上街头,奋力抵抗前来镇压的军队,呼唤民主,呼唤人权。

1988年,随着一次空难,齐亚在巴11年的高压统治结束了。人们不断猜测齐亚的遇难是否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就像当年他对布托那样。也有人猜如果齐亚的飞机没有从天上掉下来,那之后的巴基斯坦会发生什么。

无论如何,至少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至于未来怎样,我们谁也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 王怡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