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合尔的冬天不会冷

拉合尔是巴基斯坦最富有的城市之一,也是巴基斯坦文化和艺术中心。这座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曾是莫卧儿帝国首都,有“巴基斯坦灵魂”之称。

古城虽老,于我而言,却是十足的陌生,就连“巴铁”的昵称,也是近期获知的新知识。好在信息时代,一切都显得那么便捷,只要往搜索引擎输入“拉合尔”,她的世界便呈现在你面前。当收到“一带一路”这个项目通知的时候,我便知道,拉合尔这座古城,将会穿越千年的流变,紧紧地跟我联系在一起。首先,我知道了这是一座火热的城市,夏天温度高达50多度,其次,我还了解了在拉合尔沙·贾汗和阿姬曼的浪漫爱情故事。千年的古堡,总是令人有无限的期盼和遐想。

12月中旬,我到达拉合尔,温度很高,白天甚至能达到20几度,但是到了元月,气温却在直线下降,晚上的极限温度只有2度,尤其是下了一场极具特色的拉合尔冬雨,阵阵寒意滚滚袭来,我坐在房间,竟然瑟瑟发抖。

拉合尔的冬雨,说他极具特色,是因为,下的突然,说来就来了,而且,还是倾盆大雨。如果,没有经历倾盆大雨的洗礼,估计会被这种下雨的阵势吓到。

当暮色降临,一切顿感安静的时刻,一声惊雷袭来,还没有等你反应过来,惊雷已经在你房边爆炸,那雷声,总会令人有隐隐的不安,联想起早先流传的爆恐事件,立刻升起丝丝的恐惧。因为,我们熟悉的雷声,往往在空中打响,而拉合尔的雷声,却从地上袭来,不仅声音刺耳,而且还是连环炮,刚刚听到门口的爆裂声,马上又会转向操场。

这时候,千万别以为打的是干雷,雷声大点就完了,其实,接下来,是汹涌而至的大雨,看到这阵势,你绝想不到这里已是冬天。从小在南方小镇长大,雨水见了很多,但如此倾盆而下的冬雨,着实没有印象。那时候,记得冬天有雪,或者夹点毛毛细雨,我们在风夹着雨中疯跑,偶尔摔倒,也不见得就会沾上泥巴,因为,羞羞答答的小雨,根本击穿不了厚厚的雪层。而拉合尔的冬天,雨却下得真实,来得快、来得也很粗暴,不留一丁点儿空隙,根本等不到你反应过来,雨就倾注而来了。开始是雷声并着雨水一起在大地宣泄,当急鼓似的雨点不断流落到地上,雷声就隐去了。此时,你会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空灵,单调的雨滴声在空间回荡,此时的夜,显得异常宁静,似乎陌生,又很亲近,那熟悉的氛围,能把你轻易带回故乡,又立即把你拉了回来。拉合尔的神奇,就在雨中,他的古老和现代,保守和开放,懒散和进取,宁静和热闹,全都在雨中呈现出来。雨还在不断得下,世界显得特别静谧,此时的你,无论压力、亦或追求的幸福,都会静静地佯躺在大自然的怀抱,慢慢地等待溶解。

拉合尔的冬天,雨很迷人,不期而至的冰雹,更是搅动了古老拉合尔的春心。

又在一个夜幕降临的夜晚,我身边陪有两个旁遮普大学的青年,二十四五岁的年龄,怀着对中国的特别的感情,跟我探讨中国的文化。当然,他们感兴趣的都是文化的载体,比如:北京、长城、故宫、秦始皇……,他们不仅知道这些名字,还会例举一大堆这些名字下的历史事件。真是两个可爱的青年,他们的名字一个叫阿力,一个叫阿布都汗。

两个青年深信我对他们的话题很感兴趣,但是,一条突然而至的信息,中断了我们的尬聊,阿布都汗告诉我,拉合尔下起了冰雹,这种因突发事件导致的情境转换,总是令人有太多的新鲜感,我们都愿意到院子里看看。

步出房间,是博士楼的小院,院子不大,但薄薄的一层冰雹,已经覆盖了小院的空地。见到冰雹,阿力和阿布都汗都很兴奋,虽然只身着两件单衣,但是唾手可得的冰雹,抑制了他们的寒冷,只见伸出双手,触到地上,似乎想把满院子的冰雹都扫到他们的领地。那动作,配合着还在描述的冰地里的那份心情,总是发出很多的感慨:他们为什么如此快乐?天空雨夹着冰雹,房子外面站满了巴基斯坦的青年学生,夜色已然很暗,但丝毫影响不了这些青年和冰雹一起嬉戏的心情。他们纷纷拿出手机,彼此吆喝并留影,光线很暗,即使开了闪光灯,也不能适应照相的需要,但是,这一切不能消减他们嬉戏的热情。他们一边照相,一边唱歌,琴琴瑟瑟的巴基斯坦民歌,和着噼噼啪啪的冰雹声,似乎就着和弦在歌唱,虽然,夜色渐浓,不能分享他们表情上的喜悦,但是,爽朗的笑声,仍能传递无限的开心和快乐。

冰雹噼噼啪啪继续在下,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气温急剧下降,但是,这些穿着单衣的青年,仿佛不受任何寒意的影响,仍然保持毫不懈怠的热情,捏着冰团朝着对方的身上砸去,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在天真地大笑。

夜幕下的博士楼小院,似乎变成的欢乐的海洋,他们有的在照相、有的在堆冰人、有的在唱歌,笑声是整个院子的主基调。

身着两件单衣的阿力和阿布都汗没有丝毫的倦意和寒冷,他们还邀我到楼顶上去玩。房子是平顶的,冰雹后无人上屋顶,我们上去后,冰雹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看到这么完整的冰雹世界裸露在房顶,阿力和阿布都汗禁不住激动的心情,毫不犹豫趴到地上,用手把冰疙瘩扫到一起,他们准备磊一个冰雪人,还需要是女的。这项工程并不庞大,只见三下五除二,一个冰堆就弄好了,阿力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大男孩,一会儿功夫,一个活脱脱的冰美人就呈现在我们面前。显然,阿力和他的朋友对这个杰作都很满意,他们给她取名,还做很多搞笑的注解,一边是爽朗的笑声,一边是满意中透出的开心。

不一会儿,楼顶又上来几个巴基斯坦青年,看到冰美人,他们羡慕不已,纷纷跟她合影留念。

夜幕中,闪光灯和冰美人交相辉映,巴基斯坦的民歌在夜空中回荡。时光凝聚的这一刻,只剩下快乐。

这里有一群开心、快乐,热爱生活的精灵,拉合尔的冬天永远不会冷。

文章选自田野东方。

责任编辑: 孟梓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