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孟生谈中巴经济走廊:一带一路的旗舰与标杆

一、中巴经济走廊的缘起

2013年5月23日,李克强总理访问巴基斯坦期间,在与巴基斯坦领导人会谈中,提出了中巴携手打造“中巴经济走廊”的倡议。设计走廊之初衷,李克强总理明确表示,要加强战略和长远规划,开拓互联互通、海洋等新领域合作。要着手制定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稳步推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这条经济走廊的建设旨在进一步加强中巴互联互通,促进两国共同发展。这是中国高层领导人首次就中巴两国经济合作提出的大思路、大框架和大前景。时隔一个多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于2013年7月5日访问中国。中巴双方同意,尽快启动“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相关工作。

《关于开展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一经签署,巴基斯坦朝野上下,举国一致给予了高度赞扬。普遍认为,中巴经济走廊是解困巴基斯坦经济,稳定地区安全,惠及和团结世界30亿人民的宏伟远景规划,是中国政府和人民送给巴基斯坦铁哥们和世界30亿人民的世纪厚礼。

2015年4月20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巴基斯坦,将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推向新高潮。提出了“一个中心、四个重点”的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方针,即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合作、产业园区合作、瓜达尔港建设为重点。这不仅涵盖了“通道”的建设和贯通,更重要的是以此来带动中巴双方在走廊沿线,通过创立更多的工业园区和自贸区,开展重大项目、基础设施、能源资源、农业水利、信息通讯等多个领域的合作。在两国签署的51项合作协议中,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帮助巴基斯坦解决能源及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项目。帮助巴基斯坦突破经济发展的“瓶颈”,变给巴基斯坦“输血”,为让巴基斯坦获得“造血”功能,使其真正获得能够自我发展的新动力,让全体巴基斯坦人民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获得实实在在的发展红利,走上发展致富的康庄大路。

“中巴经济走廊”,是巴基斯坦梦,也是中国梦,是中巴两国的双赢选择。而如今梦想即将成真,建设中巴经济走廊振奋了陷入经济泥沼的巴基斯坦政府和人民摆脱逆境的精神。谢里夫总理称“中巴经济走廊”上马“将为本地区经济发展和繁荣铺设新的道路,将改变本地区人民的命运”,是本地区“划时代”的宏图伟业。“中巴经济走廊”将成为中巴友好关系史上的又一里程碑,将大大惠及巴基斯坦人民,将为世界30亿人口造福。巴最大乌尔都文报纸“战斗报”发表“中巴合作大提升”社论,认为双方关于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决定具有深远意义,将再现世界第八奇迹“喀喇昆仑公路”的风采。

我国致力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力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巴基斯坦致力于重振巴基斯坦经济,实现“亚洲之虎梦”。两国国家发展战略相互契合,两国的民族梦相通。双方决心进一步拉紧中巴务实合作纽带,把两国高水平政治关系优势转化为更广泛的经济合作成果,实现互利、互惠和双赢,给两国人民带来实惠。

从政治和道义上说,中巴友好数十年,从上世纪60年代后就没有变过。中巴1951年5月21日建交,在非社会主义国家中,巴基斯坦是最早同新中国建交的国家。1963年,中巴和平解划定边界。自此中巴关系长足发展,越变越好,直至如今的“两全四好”的典范国家关系,即“全天候、全方位”和“好朋友、好邻居、好伙伴、好兄弟”。通观世界,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如此友好的国家。中巴关系如此健康发展,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真诚相交,休戚相关,患难与共,互相支持;二是中巴友好深入两国人心,深深地植根于人民之中,所谓“国之交在于民相亲”,这样的友谊才有无限的生命力,才能经受住风霜雨雪,永葆青春。

患难与共,互相支持是中巴外交关系的又一显著特点。中国对巴基斯坦的支持和帮助众所周知,不必细说,而巴基斯坦对我国的鼎力相助,在我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知之者甚少。上世纪60、70年代,西方国家对我实行孤立和封锁政策,加之我国遭遇三年自然灾害、对印自卫反击战,处境十分艰难,唯有巴基斯坦与我同在,卡拉奇是我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窗口”和通道,巴基斯坦成为我了解各种信息乃至先进技术的唯一依靠。1971年10月,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巴基斯坦起了关键性作用。同年,在巴基斯坦的帮助下,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经巴国秘密访华,促成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从而开启了中美邦交正常化的进程。巴基斯坦在事关我国核心利益的大事上都能与我同步,给予我支持。

从经济上看,巴基斯坦的战略地位再强调也不过分,特别是能源安全方面。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线路都有风险,缅甸线路也存在变数,而中巴经济走廊一线——瓜达尔港至喀什油气路线最可取。这一线路有利因素多于不利因素,安全隐患确实不容忽视,但相信随着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的推进,带动相关产业的兴建与民生改善,安全形势也会随之扭转。

睦邻富邻是我外交国策。建成中巴经济走廊,实现中巴共同发展,是中国政府和人民帮助巴基斯坦,让巴基斯坦搭上中国发展快车,是中国人知恩图报的民族精神体现。众所周知,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困难重重,而我国领导人之所以知难而上,毅然决然地决定建设“中巴经济走廊”,也是出于泱泱大国“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大度考量,着眼大局,顺乎民心。

中巴之间有着深厚的友好情谊,两国民众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以往,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诸多领域有着深入广泛的合作,山水相连,特殊的地理位置,加之当前的国际战略格局。天时、地利与人和,造就了“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成为中巴两国共同的战略选择和历史必然。未来,中巴经济走廊将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和标杆工程,成为整个“一带一路”倡议发展的风向标和里程碑。

作为“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首先要立足于实现自身的发展目标,做好自身就是为“一带一路”建设做好榜样。中巴两国建交65年以来,两国成功确立了“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目前,由于巴基斯坦在发展经济方面陷入困境,经贸合作的滞后成为两国战略合作上的遗憾之处。帮助巴基斯坦实现腾飞梦想,是中国作为其“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的责任。合作、互惠、共赢、互信,让中巴两国人民满意,两国之间能够共生共荣,有利于保持两国的长期战略伙伴关系,解决共同面对的问题,符合两国的长期战略利益。

  二、中巴经济走廊项目运作机制与进展

为积极稳妥推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两国政府一致同意设立“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联合合作委员会(以下简称:联委会)”。联委会由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巴基斯坦计划发展和改革部牵头组成。“联委会”的职责在于制定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远景规划,确定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安排与实施。“联委会”协商并达成共识,每半年举行一次工作会议,至今已经举行了五次。

首次“联委会”工作会议于2013年8月27日在伊斯兰堡召开。此次会议主要是就“联委会”成立及工作机制进行双边磋商。同时,联委会”商讨了中巴经济走廊的重点建设目标。经过协商,确定了以交通和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为突破,帮助巴基斯坦缓解制约其经济发展的能源危机。确保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能够坚持“急巴方之所急”的帮扶原则,为巴基斯坦后期的经济发展打好基础。

第二次“联委会”于2014年2月19日在北京举行。双方根据首次会议所确定的中巴经济走廊重点建设目标,就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和信息技术等领域的建设规划和项目编制进行了充分有效的磋商。两国在这次会议上圈定了下一阶段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优先推进项目。中巴两国相关部门坦诚沟通,务实高效,紧密配合,达成了广泛共识。

第三次会议于2014年8月29日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的重点在于将前一次会议所确定的优先推进项目,以协议的形式落实下来,两国的企业开始实施具体的项目筹备和建设。这也意味着,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已经从两国政府间的磋商阶段转入两国企业的具体实施阶段。

第四次会议于2015年4月21日在伊斯兰堡召开。这次会议最大的亮点在于会议是配合着习近平主席对巴基斯坦的访问进行的。“联委会”使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在最需要的领域实现突破,有针对性的推进能够打破巴基斯坦经济发展瓶颈的项目。这些项目的顺利开工建设基本上能够改善巴基斯坦亟待解决的能源短缺和交通落后局面。在计划层面,这次“联委会”对《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进行了深入探讨,双方充分交换了意见,决定加快中巴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特别是要扩大两国银行业的相互开放。

第五次会议于2015年11月12日在卡拉奇召开。习主席此前对巴基斯坦的访问取得了圆满的成功,硕果累累,签署的51项协议中,有36项是属于中巴经济走廊“联委会”框架范围内的项目,其中有21项涉及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因此,这次会议的重点放在了如何加快落实习近平主席访问巴基斯坦的成果,推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更快更好的进行。

在两国领导人的关心下,在“联委会”的统筹安排下,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已经进入快车道。根据中巴经济走廊的特点和巴基斯坦国内经济发展的需要,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项目安排包括了早期收获项目和中长期项目。早期收获项目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能源和水利建设等领域。主要项目如下:

——由中国、巴基斯坦和卡塔尔联合投资,由中国电建承建及未来运营的卡西姆港燃煤电站项目(2*660MW Coal Fired Power Plants at Port Qasim Karachi),装机容量2*660兆瓦,预计2017年投产发电,年发电量将达到95亿千瓦时,届时将极大缓解巴基斯坦目前的缺电局面。

——巴基斯坦苏克阿瑞大型水电站位于开伯尔-普什图省境内(Suki Kinari Hydropower Station, Narran, Khyber Pakhtunkhwa),总装机容量870兆瓦,年发电量约30.81亿千瓦时,能够有效促进巴基斯坦西北部地区的经济发展。该水电站总投资额约19.62亿美元,2015年12月8日,中国工商银行已经通过给予该项目的贷款审批。

  ——2015年7月开工的旁遮普省萨希瓦尔2*660兆瓦燃煤电站(Sahiwal 2*660MW Coal Fired Power Plants),由中国华能集团山东如意承建,预计2017年7月全面投产,年发电量预计超过80亿千瓦时。

  ——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巴基斯坦安格鲁集团、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以及哈比布银行牵头的中巴经济走廊首个煤电一体化项目,同时也是巴基斯坦首个煤电一体化项目——塔尔煤矿二期650万吨煤矿开采及4*330兆瓦发电站(Engro Thar 4*330MW Coal Fired Power Plants & Surface Mine in Block II of Thar Coal Field, 6.5 Million Tons per Year),于2015年12月21日在北京签署融资协议。

  ——由中国电建集团承建的大沃风电50兆瓦风力发电项目(Hydro China Dawood 50MW Wind Power farm),将于2016年9月正式投入商业运营。

  ——中国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承建及维护运营的巴基斯坦旁遮普省真纳太阳能园区100兆瓦发电项目,已经于2015年全面投产运营。未来该项目还将继续扩大容量至1000兆瓦(Quaid-e-Azam 1000MW Solar Park, Bahawalpur)。

  ——东方联合能源集团在巴基斯坦信德省吉姆普尔风电项目一期工程100兆瓦项目(UEP 100MW Wind Farm, Jhimpir Thatta)将于2016年9月发电,后期项目预计装机总容量将达到500兆瓦。

  ——由中国电建承建的巴基斯坦萨恰尔50兆瓦风电项目(Sachal 50MW Solar Park, Jhimpir Thatta)于2015年5月开工建设。

  ——由中国三峡集团承建的巴基斯坦杰赫勒姆河卡洛特水电站(Karot Hydropower Station),2016年1月开工建设。该电站总投资额16.5亿美元,装机容量72万千瓦,建成后预计年发电量31.74亿千瓦时。

  ——2015年12月21日,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承建的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拉合尔至穆提亚利快速轨道项目(Matiari to Lahore Transmission line),完成项目贷款协议签署,项目总金额90.34亿元人民币。

  ——2015年12月22日,中国路桥与巴基斯坦国家公路局在伊斯兰堡签署喀喇昆仑公路二期(赫韦利扬-塔科特)项目商务合同,总金额13.15亿美元。

  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中还设定了一批中长期项目,这一批项目的建设涉及到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公路、铁路、港口以及工业园区。从“联委会”公布的项目清单来看,主要有:

  ——中电国际与巴基斯坦HUBCO公司共同投资建设的胡布燃煤电站(HUBCO 1*660MW Coal Fired Power Station)于2015年5月顺利签约。项目总金额将达24亿美元,将于2016年6月份完成融资,计划于2020年完成建设。

  ——由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总承包的巴基斯坦卡拉奇至拉合尔高速公路项目——苏库尔到木尔坦段,于2015年12月22日顺利签约。该项目总长392公里,按照双向6车道,时速120公里设计,预计3年后完工通车,这将极大提升巴基斯坦两个最大城市之间的交通便利程度。

  ——瓜达尔港建设及配套项目,瓜达尔港目前由中国海外港口控股(巴基斯坦)有限公司负责运营,未来将在瓜达尔港及周边建立服务于港口的电站、水厂、高速公路、铁路枢纽、机场、医院和工业园区等服务于中巴经济走廊的配套设施,瓜达尔港将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港口城市,它将为俾路支省,乃至整个巴基斯坦的就业和民生改善产生重大影响,是一个相对长期的重点工程。

  ——2015年4月20日,中国国家铁路局与巴基斯坦铁道部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铁路局与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铁道部关于开展1号铁路干线(ML1)升级和哈维连陆港建设联合可行性研究的框架协议》。以此项目来推进巴基斯坦的铁路升级发展。

进入2016年,随着中巴经济走廊各项重点项目的落地,据巴方披露,预计接下来“联委会”将会对下一阶段中巴经济走廊工业园区的布局与建设及中巴铁路的建设规划进行重点研究和实施。

从上述早期收获项目及中长期项目布局与实施,不难看出中巴经济走廊的规划具有如下几个特点:一、在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过程中,中国充分照顾到巴基斯坦的实际需要,在目前巴基斯坦电力紧缺的情况下,优先安排发电建设项目,预计早期收获项目完成后,巴基斯坦的“电荒”现象将得到更本性的解决。二、在走廊建设过程中,中国充分考虑到巴基斯坦民众的就业问题,许多项目在进行建设的过程中,尽可能的向巴基斯坦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比如目前的“海尔-鲁巴”工业园区就为巴基斯坦提供了5000多个就业岗位。三、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中国企业也充分地尽到企业的社会责任,在完成各项建设任务的同时,也为巴基斯坦的民生工程做出了应有的安排与贡献。

  三、打造“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重大意义

“走廊”一词虽然在本义指连接两个较大地区的狭长地带,但实际上“中巴经济走廊”应该是一个综合性概念,远远超出通道建设和沿线开发。“中巴经济走廊”是一个综合宽泛的定义,是中巴经济对接的架构,是中巴全方位合作的机制。

首先,中巴政治经济关系的紧密性在不断加深,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从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再到升级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中巴政治关系已经迈上新台阶。在政治关系的带动下,经贸关系经过65年积累,从一般进出口贸易到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再到涵盖商品贸易、服务贸易在内的自由贸易区建设,联系日益加深。其次,中巴经济合作依然存在不少问题,比如巴基斯坦长期在中巴贸易中处于逆差地位,两国经贸合作层次不高,商品贸易结构简单,服务贸易市场尚未完全打开,投资领域水平不足等等。再次,中巴日益深入的经贸关系,与中巴两国的国内政治改革和经济建设进程相互交织,已经在两国间形成了一种共生共荣的关系。比如,两国都力求保持边疆地区稳定;都面临调整经济结构、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问题;都需要摆脱国际宏观经济不利影响,尤其是能源安全风险。这些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两国经济资源的重新整合和宏观经济的协调。但是,目前中巴之间恰恰缺少能够反映两国政治经济关系发展新趋势、妥善解决好两国经济合作出现的问题,并且支撑两国共生共荣关系继续向前发展的经济制度框架。中巴经济走廊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中巴两国共同倡议并实施的区域经济合作。因而中巴经济走廊是一个综合性概念,它代表着中巴两国在资本、技术、信息、劳动力等经济要素的跨国流动中将进行的良性互动的国内制度安排和宏观经济协调。当然,考虑到巴基斯坦和我国西部地区基础设施薄弱,为了更好地实现经济要素的外联内应,打通顺畅的交通动脉是第一位的,因而中巴经济走廊首先着手的必定是道路联通,但不意味着它仅是一条地理路线。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重要意义可以从以下三个层面予以理解:首先,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巴两国解决好国内政治经济改革重大问题的共同抓手。通过中巴经济走廊,可以重新整合巴国与中国西部的资源,促进该区域经济快速发展,从根本上保证地区长治久安。巴基斯坦享有相当年轻的人口结构,对于面临老龄化挑战的中国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发展机遇。当前中国经济需要遏制产能过剩,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协调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矛盾。通过对巴投资,中国可将钢铁、化工、炼油、传统制造业等优势产业转移至巴基斯坦境内,既可促进巴基斯坦第二产业的发展,改善中巴贸易逆差,又可实现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中国西部地区发展长期以来无法突破地理瓶颈。中巴经济走廊建成后,从中国新疆运出的货物抵达瓜达尔港的距离将大大缩短。在摆脱国际宏观经济不利影响方面,中巴两国最突出的问题是面临能源安全风险。作为中巴经济走廊组成部分的能源合作启动后,将增加中巴能源进口渠道的多样性,降低运输成本,缓解对印度洋海上运输的过度依赖。如果中巴油气管道和中亚油气管道、中印缅孟油气管道相接,那么中巴两国将从跨国陆上油气运输系统中获得广泛的利益。巴基斯坦水能、风能、太阳能发展潜力较大,中巴两国还可利用这一契机开展新能源合作。

其次,中巴经济走廊可以作为中国探索亚洲区域经济合作新模式的范例。我们知道近期中国政府提出了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倡导地区互利共赢。先暂时忽略相关国家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安全困境可能会给亚洲区域合作带来的制约,单从经济角度探讨亚洲区域合作,即面临一个核心问题:20世纪80年代以后亚洲国家政府和学术界曾总结了三种区域发展模式——“雁型发展模式”、“大中华圈论”和“东盟方式”,用以解释亚洲新兴国家的崛起和区域融合的深入。那么,在“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倡议中,中国希望给亚洲区域经济发展带来的新的经济合作模式和核心理念是什么,目前亟需外交实践中的探索。而中巴经济走廊恰好可以作为一种尝试,因为亚洲地区没有哪个国家像巴基斯坦一样与中国长期保持着如此友好的政治关系。

再次,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和样板工程。“一带一路”倡议要取得成功,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获得丝路沿线国家的认可和配合,二是要应对区域外大国的阻挠或反对,因而政治互信在其中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沿线国家对“一带一路”的误解和猜疑主要是两个层面,一是对中国崛起过程中安全政策不确定性的疑虑,这可能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过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二是对受中国经济负面冲击的担忧,比如担心中国人的大量涌入对当地就业的影响、中国廉价商品会摧毁当地市场等等。通过建设中巴经济走廊,我们可以向其他国家描绘这样一个合作前景,“一带一路”符合国际社会的根本利益,是国际合作以及全球治理新模式的积极探索。通过建设中巴经济走廊,我们向其他国家展示这样一个中国形象,“一带一路”是中国在传承古代丝绸之路和平友好、兼容并包的思想基础上,为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而承担的国际责任,旨在打造同沿线国家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的“命运共同体”。通过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实际行动和实际经验打消部分国家的顾虑,让他们确信,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对自己安全上无害、经济上有利,从而树立良好的国家间政治互信,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顺利运作打下基础。

  (作者系北京大学巴基斯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唐孟生)

本文转自新浪新闻

责任编辑: 王博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