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H公路工程见证人:王清林于昨日去世

巴基斯坦日报:11月28日即周三上午九点四十分,巴基斯坦KKH改扩建项目B段施工部的王清林因癌症去世,享年65岁。

1968年,中巴KKH公路第一期工程正式开工,为响应国家号召,1974年至2017年,王清林随部不间断参与喀塔昆仑公路工程建设。算下来,王清林在巴基斯坦的时间有将近十五年。工程结束后,王清林自致力于宣传和维护中巴友谊,直到去世前,还在为中巴友谊出着自己的最后一份力,带病前往乌鲁木齐,参与由田念胜组织的“中巴友好万里行”的活动。终于在病痛的折磨下,王清林于昨日上午在新疆石河子离开人世。

喀喇昆仑公路(中巴国际公路),英文简称为KKH。公路北起中国新疆城市喀什,经过中巴边境口岸红其拉甫山口,南到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全长1224公里。其中中国境内415公里,巴基斯坦境内809公里。这座号称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的公路,平均海拔约三千米,大部分路段建在悬崖峭壁间,地质状况十分复杂,雪崩、山体滑坡、塌方、积雪积冰等灾害时常发生,沿途路面和桥梁设施经常遭到破坏,需要常年时时养护。修建这样一条公路期间艰辛不言而喻。

(一)

1974年3月,由新疆军区承建的二期工程动工,王清自跟着万人大军浩浩荡荡地来到巴基斯坦。当时出国是一件很光荣的事,称为“国际主义战士”的他们,凭着“历史清白、政治合格、技术过硬、身体健康”的严格审查来到巴基斯坦,开始了为期四年的工程建设。

1978年6月18日,KKH二期工程在塔克特大桥举行竣工典礼,但已完工的一期工程已是满目创伤,多处路段桥梁、涵洞被毁,交通受阻。在巴方政府的要求下,王清自等人还没来得歇息,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一期工程现场,展开了又一个与自然的奋战两年。

“当时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近万人全住在帐篷里,一个连队一步手摇电话和一部半导体收音机。和国内通一封信往往一两个月才能收到。没有电视,外国电影也不让看(也看不上),许多人想家。由于气候炎热,蚊虫叮咬,许多人得了病。由于缺乏蔬菜,许多人手脚都蜕皮。设备上施工机械只有推土机、空压机,没有挖掘机、摊铺机和装载机,装卸车和铺油全靠人工干。以至公路竣工后外电评论说:‘中国数以万计的劳工在数百公里战线上进行着原始劳动…’ ”

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下,以王清林为代表的中国人凭着一股“为全世界人民服务”的信念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完成了施工任务,向中巴两国人民交了一份满意的答案。

在修建公路期间,大小事故层出不穷,人员伤亡的信息也时常发生。王清林自学当地语言-乌尔都语。这不仅为后面的工程建设提供了便利,也为他今后从事中巴友谊宣传事业提供了最有力的语言理解支持。

(二)

1978年6月20日,中巴公路二期工程刚过剪彩仪式,包括王清林在内的十余名回国人员前往吉尔吉特买东西,车行至吉尔吉特大桥西时,面包车突然起火,霎时间火焰吞没了整个车厢,门把手烧化了,门打不开,大家纷纷砸碎玻璃跳车。这时过路的车辆全停了下来,河对岸的工兵也赶了过来,立即赶忙救火。路边没水,他们就用手捧沙子,用衣服扑打火焰,短短十几分钟,火扑灭了,车子仅剩个铁壳。

深受重伤的修理人员立即被送往吉尔吉特市陆军医院,得知是KKH的工作人员,医院免费为他们拍片、疗伤,同时和指挥部联系,派车将王清林等人送回营地。

2010年3月15日,中巴公路改建工程B段施工部一民工被山上滚下的流石砸伤,满身鲜血、不省人事,半边脸耷拉了下来,生命危在旦夕。火速送往吉尔吉特陆军医院后,医护人员已下班,但他们得知是中国工人时,立即召集有关人员全力紧急抢救,拍片、CT、输血、输氧、插管、缝合等,一直忙到深夜,才把伤员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施工队为了感谢,曾塞给主治军医几千块钱,硬是被他推了回来,并且说道:“中国和巴基斯坦是最好的朋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第二天,为保险起见,院长建议把伤员送回国内治疗。但北部地区堰塞湖挡住了去路,坐船就要两个小时,伤员经不起折腾。这时院方建议我们和北方军区联系。经中国路桥KKH项目领导和北方军区协商,军方马上调来两架直升机,由一少校军医陪同,迅速将伤员送往红其拉甫口岸,由早就等在那里的救护车转送至喀什南疆军区医院,开辟了一条生命大通道。

中巴两国人民互帮互助的感人事迹在公路修建的十年间不断发生着,这也成为王清林在项目结束后,决心为中巴友谊建设出自己一份力的重要原因。他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明白这条公路的来之不易,让因项目牺牲的烈士在天之灵得到慰藉。王清林表示:“巴基斯坦是中国的友好邻邦,中巴建交六十周年,对中国人民一直都很友好。在巴十几年的经历,许多事例足以证明中巴友谊的牢固根基和源远流长的兄弟情谊。”

(三)

2014年10月本来已经报名参加旅游的王清林得知湖南举办00010部队纪念援巴四十周年活动后,决定放弃原定计划,赶赴湖南参加纪念活动。此举受到参加活动的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哈立德先生的赞扬。

他一生都把参加和宣传中巴友谊当着自己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今年五月十三日伊斯兰国际大学中国留学生举行毕业典礼。王清林当时已身患癌症,但接到消息后,立即背着大包药物来到巴基斯坦参加伊斯兰国际大学的活动。会场上,他分别用汉语,乌尔都语和英语深情的讲述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援巴故事。在演讲过程中十数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

今年八月,他拖着即将走向生命尽头的身体,赶到乌鲁木齐,参加“中巴友好万里行”活动,为传播中巴友谊发挥着自己的最后一点余热。

中巴关系,不仅体现在国与国的政治合作上,更真实的是平常人之间的相处,王清林走了,可他却让更多的人了解知晓这段历史,为更多人为中巴友谊服务提供了可能。

也就是这样一群人,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中巴友谊的丰碑,促进着中巴两国关系始终如一的发展。

责任编辑: 张维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