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参考】巴媒对厦门宣言的两极反应

9月4日发表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点了一批国际恐怖组织的名字,其中包括直接与巴基斯坦有关的穆罕默德军、虔诚军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其实,这几个组织早在2001年至2011年之间就先后被列入联合国安理会的国际恐怖组织制裁名单之中。去年金砖峰会,或许由于中方操作,《果阿宣言》的相关表述为:“以及其他联合国安理会认定的恐怖组织”。

此次金砖宣言对涉巴恐怖组织明确点名,在巴基斯坦舆论界引起强烈反应。9月6日,巴两份主要英文大报就此发表观点截然相反的社论。一般认为立场较为平衡的《黎明报》强调,巴基斯坦应自我反省;而通常被认为民族主义倾向较强的《国民报》则就此质疑中巴友谊。

现将两篇社论全文照译,供感兴趣者参考。

黎明报社论:金砖宣言

这是来自朋友和敌人一致的信息:巴基斯坦对其外向的武装组织的容忍已不再是可接受的,如果巴要得到国际舆论肯定的话,全国必须付出严肃的努力。

金砖宣言的重要性不应被低估,它谴责了阿富汗的暴乱,并特别提及阿富汗塔利班、哈卡尼网络、虔诚军和穆罕默德军。

印度作为这五国集团的一员,显然影响了宣言的措辞,其矛头暗指巴基斯坦;但中国、俄国、巴西和南非也确有其自己的考虑,在此渐强的、重要的合唱中添加了他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决不可对世界领头的新兴经济体发出的这一信号不以为然。这并非偶然,也不可简单归咎于印度、阿富汗和美国的过度指控和关切。

事实上,尽管巴基斯坦在国内反恐方面做出巨大努力,但就打击武装组织、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根本而言,巴基斯坦是有矛盾的:既不愿意承认过去的政策错误,现在打击武装组织又是有选择性的,这就成为问题的根源。

巴基斯坦需要重新进行国家定位,从在冷战旗帜下支持圣战,转向认识到圣战对巴经济、社会以及国际地位带来的巨大伤害。如果对过去没有真诚的反省,这个转变不可能完成。而且,如果不认识到巴基斯坦在国内打击武装组织、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纪录是不理想、有缺失的,伟大的成功也只能是海市蜃楼。

当局的反恐战略令人困惑,至今仍敷衍了事,比如,禁止了一批武装组织,但对他们改头换面、继续活动却视而不见。唯有不尽完美的“全国行动计划”(译注:巴议会在2014年底白沙瓦一军队子弟学校遭血洗后通过的文件)意在勾画出一个全面的反恐战略,但其贯彻执行却差强人意,参差不一。

当然,一些来自印度、阿富汗和美国的指控要么有意抹黑巴基斯坦,要么试图阻碍巴追求合理的安全利益。而且,巴反恐斗争所取得的重大成绩往往不被肯定,不受好评。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明白:巴基斯坦反恐是为了它自己的长久和平和繁荣而进行的战斗。当局通常把外部批评用来扭曲和拒绝对其反恐政策的合理评论。现在金砖宣言标志着一个巴基斯坦不能无视的国际趋势。巴国内的反恐斗争必须更精准,更坚决,更有成效。

国民报社论:金砖宣言

周一,在中国厦门市结束峰会后,金砖新兴市场国家巴西、俄国、印度、中国以及南非的领导人发布了一份43页的宣言。除了通常宣称的加强合作、推动联合国安理会有更大的代表性、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及反恐之外,从巴基斯坦的观点出发,最重要的是,这个集团首次点了据称是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武装组织的名字,称其为地区安全的关切,并要求武装组织的支持者对此负责。

鉴于峰会包括中国,在中国举行,而且由中国主席一手操办,这是巴基斯坦的“全天候朋友”非同寻常地首次明确提出武装组织的问题,而且心照不宣地指向巴基斯坦。

虽然我们的外交部将会、而且已经指出,宣言点了一大批组织的名字,包括“塔利班、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达阿什、基地组织及其附属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哈卡尼网络、虔诚军、穆罕默德军、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以及伊扎布特”,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个宣言完全落入了印度的反巴宣传战之中。

这场战争,把巴基斯坦抹黑为恐怖主义的支持者(由此抹杀克什米尔争取自由斗争的合法性),自纳兰德拉·莫迪出任印度总理后走向高潮。现在它又有重大斩获。

尤其是,在过去,中国有意拒绝把巴基斯坦与那些武装组织扯在一起。中国此前阻止了印度在联合国要把穆罕默德军的首领大毛拉马苏德·阿兹哈尔列入制裁名单的企图。正是由于中国的坚定支持,才使得巴基斯坦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郎普发表其严苛的阿富汗政策演讲后还能站稳脚跟。现在,看这宣言。

虽然有关项目的物资支援或许不会改变,防务和经济协定也不会改变,但这一公开立场的转变必然引发巴基斯坦高度关切。也许,现在应认识到,中国的友谊并非真的“比喜马拉雅山还高,比海洋要深”。只是精明的算计而已。

地缘政治因素将使得巴基斯坦和中国保持坚强和稳定的关系,但中国有更宽泛的考量,尤其是涉及到贸易,会迫使他们向其他的一些国际玩家做出某些外交让步。即便意识到或许会有外交让步,巴基斯坦应该明白,全天候友谊最终是会有条件的。

欢迎订阅!欢迎转发!

责任编辑: 张维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