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四维:谢里夫被免有点冤

最近,围绕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被巴最高法院罢黜事,巴基斯坦社会分裂了。

7月28日,最高法院就所谓“巴拿马文件”案做出判决:谢里夫“不再拥有作为一名诚实的国民议会议员的资格,也不得享有总理一职”。

谢里夫立即表示服从判决,辞去总理职务。

反对党阵营沸腾了。“倒谢”的主力军——正义运动党在首都伊斯兰堡举行盛大“感恩”集会,党魁伊姆兰·汗兴奋地说:“我们感谢法官,因为这个判决给巴基斯坦带来了新的希望。”

一位反对党的支持者发出推文:“巴基斯坦通过公开、透明的法律和政治程序挑战政府权威,为整个穆斯林世界开创了历史”。

然而,事情很快发生逆转。谢里夫的支持者奋起反击,“公正遭到拒绝”立即成为风靡推特的主题词。一位谢里夫的铁粉调侃道:“欢迎法官政变”。

连日来,法律界和舆论界人士纷纷指出,最高法院的判决法律依据并不充分。不止一家报纸发表社论,要求最高法院组成由全体法官参加的特别法庭,对此案重新审理。

8月1日,由执政党提名的临时总理人选阿巴西在国民议会以压倒优势获胜。他在“当选感言”中对前总理大加赞扬,说谢里夫仅有的“罪过”就是:使巴基斯坦拥有了核武器,稳定了经济,在“中巴经济走廊”的框架下为巴带来600亿美元的投资,解决了电力短缺问题,还使政治赢得了体面。他公开预言,谢里夫一定会重新出任总理。

真可谓乱象纷呈。

颜面扫地

为理解巴基斯坦当前政局,事情得从头说起。

2016年4月,巴拿马一家法律事务所的1100万份涉及离岸公司的机密文件被泄露。离岸公司可以是一种合法的经营渠道,但也通常被用作隐蔽资产、洗钱和非法避税的工具。世界上一大批达官贵人、社会名流涉及“巴拿马文件”。巴基斯坦有200多人榜上有名,其中包括谢里夫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反对党立即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扬言谢里夫涉嫌腐败,应立即辞职。

谢里夫家族则信誓旦旦,声称经得起任何审查。

谢里夫于2013年5月大选获胜出任总理,但上台后不久便遭到前板球明星伊姆兰·汗领导的正义运动党的强力抵制。该党谴责执政的穆斯林联盟(谢派)大选舞弊,并组织街头闹事,“封锁首都”达四个月之久,严重干扰了巴基斯坦的政治、社会和人民生活秩序。

现在,正义运动党借“巴拿马文件”案,要掀起第二次“封锁”运动。为避免社会再次剧烈动荡,2016年10月,最高法院宣布接受正义运动党等的上诉,对谢里夫家族涉嫌腐败进行审理。

审理是公开进行的,数千份文件被一一审查;双方律师慷慨激昂,据理力争;电视辩论会亦有声有色,波澜起伏。

案件逐渐明朗,焦点相当清晰:从1993年起,谢里夫子女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了三家公司,主要用于资金运作,以购买伦敦富裕区的豪宅。资金来源据称主要是对卡塔尔王室企业的投资所获取的收益。

谢里夫的女儿玛利亚姆

谢里夫家族竭力辩解,但常有把柄被抓,多次出现漏洞。比如,谢的女儿玛利亚姆政治天赋很高,很有可能成为谢里夫的政治继承人,为摆脱与离岸公司的干系,她向法庭出示了一份2006年签字的“委托书”,显示离岸公司产权归属她的兄弟,而她只是受托代管而已。然而,经专家鉴定,生成该文件的电脑字体只是在2007年才进入商业使用,因此,那份显示2006年签字的文件属于伪造。

另外,在“巴拿马文件”泄漏之初,谢里夫突然去伦敦就医,这也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谢里夫家族颜面扫地。

今年4月,最高法院做出初步判决,审判庭的五名法官中有两人主张谢里夫应予罢免,另外三人则主张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案件的一些细节再进一步查明。

两个月后,联合调查组拿出报告,指控谢里夫家族资产来源不清。报告还指称谢里夫力图隐瞒资产规模,夸大其父亲的遗产数量,另外,在他政治生涯的第一阶段(1985-1993年)个人财富剧增,但在他的财产申报中对此却没有体现。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审判庭的五名法官一致做出罢免判决。

军队干预?

但是,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最高法院判决所依据的事实并不涉及谢里夫的资产来源问题,与其子女的离岸公司也毫不相关,而是他曾在阿联酋一家公司任职,其间“应得薪水”在2013年大选的竞选人财产申报中予以隐瞒。

对此,谢里夫做出有力说明:那是在穆沙拉夫政变之后,谢里夫一家流亡海外,因为伦敦是穆斯林联盟(谢派)的海外政治中心,谢每半年就要从阿联酋申请一次英国签证。为方便获取签证,他的儿子在阿联酋开办了一家公司,名义上聘任谢里夫为公司主席,并给予一份薪水。但实际上,谢从来没有领取过这份名义上的薪水。

这一解释获得了巨大同情。于是,有人怀疑这一似乎不公平的判决或许有军方背景。尤其是经最高法院建议成立的六人联合调查小组中,就有两人来自军方,一位来自军事情报局,另一位来自三军情报局。

巴舆论指出,巴基斯坦自1947年独立起共有18位民选总理,但没有一位能完成任期,其主要原因是军队干预政治。

其实,谢里夫本人也是由军队培植起来的。在上世纪70年代末,谢受到军人独裁者齐亚·哈克的青睐,从旁遮普省政坛发迹。

但当谢里夫步入全国政治后,与军队的关系逐渐恶化。1993年,他的第一次总理任期在名义上被总统终结。1999年,他的第二次总理任期被穆沙拉夫领导的军人政变葬送,他自己还险些丧命。

2013年大选,穆斯林联盟(谢派)在国民议会几乎夺得四分之三的席位,谢里夫第三次出任总理。谢自以为是强势总理,对军队的意见顾及不够:其一,过于急切地要与印度改善关系;其二,坚持要以“判国罪”的罪名对前军人总统穆沙拉夫进行审判。于是,军政矛盾浮出水面。

坊间盛传,伊姆兰·汗为期近半年的“封锁首都”的运动,就是得到军方暗中支持的。军方以此要给谢里夫一点颜色看看。

现在,在巴基斯坦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最高法院对谢里夫的罢免判决或有军队的因素。

前景堪忧

目前看,谢里夫被罢免并没有形成全国政治危机,权力交替正有序进行。

由于穆斯林联盟(谢派)在国民议会中仍稳居绝对多数,因此,他们轻而易举地确定了由本党提名的临时总理。谢里夫提议由其胞弟、旁遮普省的现任首席部长夏巴兹·谢里夫正式继任总理,估计在走完相关程序(大约需45天)之后,也能再次实现无缝对接。

谢里夫及其胞弟夏巴兹

奇葩的是,国家总理一职将兄弟相传,而旁遮普省首席部长的大位,将由夏巴兹传给儿子哈姆扎接任。

再联系到巴基斯坦的另一个大党——人民党,党首职位由党的创始人佐·布托交由女儿贝·布托继承,再由贝·布托的丈夫和儿子接班,巴基斯坦的家族政治可见传统之深厚。

但眼前的平静掩盖不了可能的动荡。

巴基斯坦明年将举行大选,政治势力的拼图可能出现重组。由于受“巴拿马文件”案的影响,穆斯林联盟(谢派)或许会丧失目前一党独大的地位。“倒谢”有功的正义运动党近年来对年轻选民的影响持续上升,下次大选的成绩将大大好于上一届则是普遍的预期。在另外一个大省信德省执政的人民党,也期待在新的大选中东山再起。

     也就是说,下届大选有可能出现三强鼎立的结果,但无一大党拥有独立执政的多数地位。由此,巴基斯坦政局将可能进入新一轮不稳定期。

此文由VISTA看天下 政商智库 首发

欢迎订阅!欢迎转发!

 

毛四维
退休外交官。曾任驻加尔各答总领事。对巴基斯坦印度等南亚国家的国际事务问题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责任编辑: 毛四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